栏目头部广告

恒达注册深圳初中生“综评”暂缓:一场在曲折中摸索的教改实验恒达首页

深圳市民刁洪涛记得,2019年12月初,两篇自媒体文章刷爆了深圳人的朋友圈,“像地震一样”。


一篇是网友“Dr小鱼”的网文,称深圳的初中生“综评”让家长、学生不堪重负。一篇是深圳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周裕琼写的与“综评”有关的公开信,描述了一场海洋环保公益活动,如何演变成数百名初中生及家长围着主办方要证书的“大型车祸现场”。


文章中的“综评”,指的是深圳市初中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,旨在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。2018年10月,深圳市教育局发布了《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方案(试行)》(下称《方案》),要求辖区内所有初中生参加公益志愿者活动、弘扬传统文化的活动、国际事务会议等,并根据参与情况得分。《方案》表示,最终的“综评”分数将“作为学生升学的重要参考”。


巨大升学压力下,学生和家长都为“综评”铆足了劲,有的孩子花费数万元去国外参加研学营,有的孩子在烈日下“摆拍”指挥交通,有的家长“找关系”让孩子做义工……在不少深圳初中生家长眼中,这样的“综评”变了味道,“有形式主义之嫌”。


两篇自媒体文章发出后,2019年12月11日,深圳市教育局宣布暂缓“综评”填报工作;27日,又发布了《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方案(试行)(修订征求意见稿)》。


2020年1月6日,征求意见结束。对于“综评”后续结果,深圳市教育局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表示暂不方便透露,下一步结果将在官方微信公号“深圳教育”上公布。


“捡到烟头就像捡到宝”


“80后”沈心是深圳的工薪族,也是一名初二学生的母亲。用沈心的话说,这半年来,自己“不是在做义工的路上,就是在抢义工号的路上”。


2019年7月初的一天,傍晚6点54分,沈心的手机闹钟准时响起。她迅速进入深圳市义工微信群,准备为女儿抢报义工名额。


此前,为了保证网速够快,沈心拔掉了家里的电视、电脑的网络,关闭了手机里的其他应用程序。7点整报名通道开启,她瞬间点了进去。她事先在输入法里设置了快捷键,短短几秒钟内,就填好了姓名、地址、身份证、手恒达平台客户端机号、11位数的义工号等信息。


沈心很幸运,这一次报名成功。


2019年,深圳某义工机构组织学生入户介绍垃圾分类。 受访者供图


依据《方案》,深圳市的初中生每学期要“参加公益活动、志愿者活动、社区服务等累计24小时及以上”,才能拿满这一项目的满分4分。深圳市约有23万初中学生,这意味着,全年义工工时需求量至少为1100万小时。而据深圳新闻网报道,深圳市义工联合会全年可提供的工时总量约为70万小时。


此种情况下,每有义工组织发放义工名额,都像一次“秒杀”,“经常是500人抢20个名额。”沈心说,她加了20多个义工微信群,全部置顶,“做梦都在抢义工号”。


2019年夏天,许多初中生身穿红色义工马甲,戴着帽子在深圳的马路边指挥交通、在公园里捡垃圾拍照。依据义工组织的规定,未满16周岁的义工参加服务,须有家长或监护人陪同。因为这个规定,沈心的丈夫姜华请过三次假,专门陪孩子做义工,其中两次是在户外“捡垃圾”。


捡垃圾的地点,是南山区后海片区的人才公园,占地面积77万平方米。接近40摄氏度的高温下,一群初中生穿着长裤、义工红色马甲,在东西走向的滨海大道上搜寻垃圾4小时,后面跟着他们的父母。沈心感觉像在放鸭子,“前面是鸭宝宝,后面是鸭妈妈。”


姜华最深的印象是干净,“连灰尘都看不到,真的,我家做不到那么干净。”公园里的一名环卫工人告诉恒达注册开户记者,暑假里义工队伍暴增,早中晚三班倒。高峰时,一个时段有七八支义工队来捡垃圾。


所以家长和孩子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没有垃圾可捡。但《方案》要求义工活动必须拍照记录,为了保证真实性,孩子们开始到草丛里翻垃圾,“捡到烟头就像捡到宝”。


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海内外研学观测点上。2019年暑假,沈心在某培训机构花了500元,给女儿报了一个到澳门研学的项目。那天早上5点,女儿就坐上大巴车出门了,而所谓的“研学”,实际就是一群初中生在澳门科技大学、澳门大学等景点门口打卡拍照。拍照时,要拉上一个硕大的红色“暑期研学营”横幅;拍完照,马上转战下一个景点,连门都没进去。


高中升学的重要指标


疯抢义工名额、太阳底下捡垃圾,是为了在“综评”中的“公益活动”项目上得分。


依据《方案》,“综评”分为思想品德、艺术素养、实践创新等五大板块,下设“参加公益活动、志愿者活动、社区服务”“与国际友好学校(含港澳台)交换学习、联合调研,或参加国际事务会议、讲座、社团”“参与海内外研学旅行或社会调研”等25个观测点。


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南恒达网页版方中心主任臧敦建看来,“综评”的初衷是打破“唯分数论”,提倡学生多样化、个性化发展。


国家层面,早在2014年就启动了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;2016年9月,教育部下发了《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》,称到2020年左右,要初步形成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为主、综合素质评价为辅的高中招考录取模式。


指导意见下,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地,陆续探索初中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。


比如在杭州,“综评”首先影响初中生毕业,之后会成为高中招生的前置条件。而在成都,“综评”的形式为《成都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档案》,以学生自主填写加教师评语组成。它没有明确的考核分数或标准,高中招考时也只是一个依据或参考。


但与杭州、成都等城市的“综评”不同,深圳赋予每个观测点具体分值,比如参加公益活动、志愿者活动、社区服务等累计不足10小时的,0分;累计10小时及以上的2分;累计24小时及以上的,可以拿到满分4分。


2019年12月25日,深圳市义工联合会工作人员展示工作微信群。 恒达注册开户记者 付子洋 摄


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看来,过于量化的考核标准、与中考选拔恒达登录挂钩,是深圳“综评”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。“它(中考选拔)原来是一套分数系统,现在变成了两套,增加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。”


沈心的女儿在深圳市南山区的一所老牌名校念初二,在班上能排进前十。但第1名和第10名的各科总分只差几分,很难拉开差距。与女儿同班的一名学生家长说,名校内部的竞争更加激烈:全年级1000多人,时常出现20多人分数相同的情况。“那这20人选我还是选他?“综评”可能就会成为一个重要指标。”这名家长说。


深圳市此前的教学改革,如2015年起,针对双职工家庭中小学生放学后无人看护的难题,深圳市教育局就进行过三批“四点半活动”试点,给予各学校生均350元的经费补贴,鼓励各学校根据现实条件自主设计活动,并不断改善场地、活动课程、经费、师资等不足。试点三年后,直到2018年12月,“四点半活动”才在全市全面推开。


然而此次“综评”《方案》出台前,深圳市教育系统并未设立试点。自从2018年10月《方案》出台,当年秋季入学的全部深圳初一新生们便开始体验“综评”。


两头“为难”


据南山区某中学校长曾田透露,深圳市教育局召集各校部署工作时,只给出了大框架、大方向,具体怎么细化、怎么实施,由各学校自主设计、决定。


面对相对抽象的《方案》,一些此前没有素质教育工作经验的学校,感到手足无措。深圳市福田区某中学负责“综评”的老师告诉恒达注册开户记者,自己供职的学校内,每个年级都有近千名学生,班主任除了日常教学,还要承担禁毒、消防、爱国主义教育等宣传工作。如果要求学校组织“综评”工作,就要调配出更多人手。


比如新成立义工队,需要由专门老师在校内校外组织图书馆看管、公园捡垃圾、去敬老院探望等活动,还需要在“志愿深圳”平台上为每个学生记录义工工时。“除了日常的事务性工作外,团委老师还要利用假期额外加班,”这名福田区教师说。


在一些学生家长看来,《方案》推出初期,部分学校将任务直接推到了自己头上。


沈心记得,2018年10月《方案》出台后,班主任在QQ群里发通知,要求家长到“深圳市中小学生综合素养成长电子档案系统”(下称“综评系统”)注册账号。这是一个特意为了深圳“综评”研发的网络系统,呈蓝色页面。


按照“综评”系统填写规则,学生或家长要上传各种活动照片,以展示自己的作品、奖项、活动内容,还要在“点滴记录”栏目填写活动心得感想,“通常一个观测点要写100-300字”,一位家长说。


2019年暑假,深圳的初中生义工在公园里捡垃圾。 受访者供图


在“Dr.小鱼”眼中,“综评”能得多少分,“取决于你怎么记录,有没有及时记录、全面记录”。而所谓全面记录,就是要在参加义工或者其他活动时拍照、摄像,然后把相关证书上传到系统里,“材料越多越好”。


福田区一名初二女生家长告诉恒达注册开户记者,女儿从小学画,但为了填写“综评”系统,最近外出写生时经常要为抬笔、调色等动作摆拍,“得生动”。家长对此也很无奈,“就像完成任务一样”。


也有“聪明”的家长投机取巧。沈心说,比如孩子去博物馆听了一场书法讲座,回来后可以同时填写到 “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活动”“参与社会调研”“参加各类艺术活动”等几个观测点下。 “虽然只参加了一项活动,但可以完成很多项得分。”


新方案征求意见


早在2019年暑假,深圳市教育局就意识到了“综评”《方案》不够完善,只有“大框架、大方向”的内容,可能会让一些学校在实施过程中缺少指引。


据南山区某中学负责“综评”工作的教师张月介绍,深圳市教育系统有一个关于“综评”的QQ群,里面有市、区级教育局的有关领导、各学校负责“综评”的工作人员。“老师们时常抱怨、吐槽,不知道怎么做‘综评’”,尤其是在暑期“义工潮”后,各校老师希望取消“综评”的声音也时常在群里出现。


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2019年10月,深圳市教育局特意组织了市内几所著名中学的“综评”负责人,一起编写《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指导手册(2019版)》(下称《指导手册》),张月也参与其中。


那是一本白蓝色封皮、A4纸大小的书,共68页。其中详细解读了为何开展“综评”、评价工作责任主体、各评价维度的具体要求和操作方式等多方面内容。


“比如针对义工一项,我们明确了由学校组织、学生自主进行,还列举了在‘志愿深圳’微信公号报名等三种志愿服务途径。公益活动、社区服务项目,也具体到了到社区福利院慰问,参与学校图书馆、食堂、广播站的日常管理等形式。”张月说,有了《指导手册》后,应该人人都能理解如何做“综评”。


但即使有了《指导手册》,现实中仍有许多问题没被解决。“Dr.小鱼”在文章中说,“我们反对的不是‘综评’,而是填‘综评’”,指出填报“综评”工作繁琐。而沈心说,在2019年12月前,义工机会依然十分紧俏,自己还是需要上闹钟“抢义工时”。


2019年10月30日,深圳市教育局主办的综评工作推进部署会。 受访者供图


2019年12月初,“Dr.小鱼”和周裕琼的质疑文章在互联网上发表,引发了舆论的新一轮发酵。据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,2019年12月11日,两位自媒体作者被请进了深圳市教育局的会议室,与数位深圳市人大代表、学校代表一起座谈。


会上,周裕琼将微信公号后台导出的一万多条留言放在了一个U盘里,并装在一个红色包里交给了深圳市教育局局长,局长收下了。


那次座谈会后,深圳市教育局12月11日当天便发布通报,称暂停2019年初中生“综评”填报工作,并将尽快完善相关方案。


12月27日,在大量调研论证、多方征求意见后,深圳市教育局发布了《深圳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方案(试行)(修订征求意见稿)》。征求意见稿取消了为各项指标具体评分的做法,改由学校、家长根据学生表现勾选是否达标。评价内容也做了调整简化,比如针对义工问题,原来的“每学期24小时公益服务”变成了“积极参加校内外公益活动,学校组织的每学期不少于8小时公益服务”。


至于最核心的变化,是改变了“综评”与中考选拔的关联,让“综评”变成了高中招考的前置条件。12月28日,“Dr.小鱼”在个人微信公号里点评征求意见稿“不会再按‘综评’成绩高低进行选拔……不会把达标的孩子,再分成‘三六九等’”。


不过,“综评”方案改革后,效果立竿见影。


一家义工组织计划在深圳湾举办一场公益筹款徒步活动,要招募100名义工,很早就报满了。活动时间定在2019年12月14日,但深圳市教育局决定暂停“综评”的12月11日晚上,就有近10人取消了报名,理由五花八门,“家里有事”“生病”“学校开运动会”等等。


14日一早,实际到场的只有70多名义工。这次活动的负责人说,近60人都是服务多年的老义工和他们的孩子。


(文中沈心、姜华、曾田、赵林、张月为化名,感谢许楷楠、徐峰、陈锦花为本文采写提供的帮助。)



恒达注册开户记者 付子洋 实习生 曹一凡 广东深圳报道

编辑 滑璇 校对 危卓

标签: [db:TAG]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这是广告